分享到微信
?
传媒 作者:卫夕指北 2020-12-29 11:23
[亿欧导读]

2021年,中国互联网呼唤新周期。

互联网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

作者:卫夕

魔幻的2020年就要过去了。

回顾中国互联网的2020,这个曾经高歌猛进的行业似乎在喧嚣与内卷中难逃存量博弈的泥潭。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总结过去的一年,我会写下——

“2020,中国互联网没有新故事”

01

在移动互联网大幕刚刚开启的时候,互联网公司热衷于向投资人和公众讲这样一个故事——

“你看,我所在的领域是一块肥沃的、未开垦的土地,在这块土地上,我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而到了2020,这个故事很难用同一个逻辑继续讲下去了,原因在于——

“没错,你依然在这块沃土上占据着优势,但问题是,这块沃土已经被你开垦的差不多了!”

02

2020,几乎没有看到有趣的新产品,就在刚刚,我瞄了一眼易观千帆国内月活排名Top100的APP,没有一个诞生在2020年。

是滴,互联网在某种意义上阶层固化了。几乎每一个细分领域都会无孔不入的巨头和以及巨头体系内的创业者占据了。本质上是行业走到了这一轮周期的末端,而新的周期尚未开启。年末,陌陌新任CEO王力高调接受采访为了推他主导的一个新产品——咔咔。我立即下载过来试了试,然而我通讯录里超过1100个行业内从业者仅仅1个人注册了。

2020,大家连尝试新产品的意愿都没有了。

03

数据不会说谎——

1.根据Questmobile秋季大报告数据,2020年1-9月整个移动互联网月活仅仅增长796万,增长率为可怜的1.8%。

2.移动互联网用户时长,在同一份报告中,尽管有疫情导致的用户时长增长,但增长率也仅仅为3.4%。

3.全网用户月人均打开APP个数在2019年为24.7,而到2020年依然是25.1,增长率仅仅为1.6%。

4.根据IDC的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8480万台,同比下滑14.3%。

是滴,这个行业进入了残酷的存量博弈,这是2020互联网种种内卷现象背后最本质的注解。

蛋糕就这么大了,不够分了。

04

王兴曾经关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下半场应该有三个关键词——“上天、入地、国际化”。

我们一个一个来聊——

上天,就是往高精尖里钻。

的确,从这个意义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的格局在客观上是有待提升的——操作系统、开发语言、开源框架、行业标准,这些上天的模块几乎没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影子。是滴,我们的市场太大了,随便找一个细分行业就能吃得盆满钵满。但巨头们,请你们在吃的盆满钵满的同时,稍微有一点点追求好伐?

我们总需要仰望星空的人,更何况,在这个行业仰望星空其实也能赚钱,甚至能赚得更多。

05

再说入地

要说入地,的确没有人比中国互联网公司更懂得入地,我们的巨头们太懂得接地气了,前有下沉市场三巨头快手拼多多、趣头条,现有轰轰烈烈的社区团购,社区团购意外成为今年巨头们血拼的新的修罗场。

但它并非今年的新故事,只是疫情让它重新走向战场的中心,美团、拼多多、滴滴、阿里......不计成本的投入背后恰恰说明了行业内卷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

大家都没有找到新故事才会在稍有想象空间的地方布下重兵,尽管我从来不认为抢菜贩生意有什么道德上可指责之处,技术总要进步,效率总要提高。

为了出租车的生意我们就可以没有打车软件?

为了商场的生意我们就可以没有电商?

为了报刊亭的生意我们就可以没有新闻APP?

.......

我旗帜鲜明地支持效率提升,效率低下的散装菜贩被取代了,消费者会受益,更多的菜农也会受益,这个账也得算一算。

但无论如何,如此多的巨头下如此血本投入进去,其实恰恰说明中国科技巨头们的想象力真的太贫乏了.......

卖菜重要,但肯定有比卖菜更重要的事。

06

然后说国际化,很可惜,今年它却是一个遗憾的故事——

Tik Tok在全球的成功无疑是里程碑意义的。

它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Made in China最高附加值的产品,在之前的互联网产品出海中没有哪个产品能取得如此广泛的成功。

然而在地缘政治的复杂局面中,Tik Tok如今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挑战——印度直接下架,美国生死未卜......

张一鸣将国际化作为其2020年最重要的战线之一,为此亲自出任全球CEO,然而很显然,随着上任仅3个月的Tik Tok CEO 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的离职,局面比这位年轻的CEO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嗯,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也要考虑历史进程.....

无论如何,Tik Tok的故事依然是一个值得称颂的故事。

07

2020年,互联网P2P在国家的清理下消失了,然而,今年打工人们看到的另一个现象是——几乎每一个APP的都会出现劝你借钱的广告。

最近,京东金融因为低俗的短视频广告而致歉,那个广告我看了,的确引起身体不适。

这表面上看是金融科技获客成本飙升进入低俗竞争,但本质上其实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对赚快钱有着近乎病态的追求。

每一个大一点的APP都有一个“金融、钱包、支付”模块,点进去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功能区让你借钱。

金融科技,科技基本没看到,金融个个都玩得飞起。

08

9月9日,DT财经发了一篇“15万人在豆瓣讨论消费降级”的文章。

我刚刚去看了一眼,文章里提到了那个名为“今天你消费降级了吗”的小组人数已经超过19万了。

在巨大不确定性的时代,别说报复性消费,就是正常的消费也在逐渐被压缩,与此相呼应的是今年拼多多GMV再创新高,股价涨幅更是超过300%。

今天,日本的首富是优衣库的创始人柳井正,在持续低增长的“失去的20年”,消费降级造就了优衣库崛起传奇,现在,历史的车轮滚动到我们了。

问题是,我们离日本的人均GDP还差得远,消费降级那是真降级。

你,准备好了吗?

09

咨询公司Gartner有一个技术成熟度曲线。

说的是一个新技术在诞生之初由于其先进性通常会经历一番过分追捧,从而达到一个过渡投资的高点,由于其客观进步速度决定它很难达到预期,这时候就会进入冷静低谷期。

然而这通常并非是一项新技术或新模式的终点,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又会缓慢而理性地走向繁荣。

AI、VR、区块链、5G......等等新技术目前某种意义上就处在过渡追捧过后的低谷期,人们忽然发现过高预期背后更多的是失望。

没错,它们都是伟大的技术,但伟大的技术从来都需要时间。

我希望它快点到来。

10

2020年的中国互联网还离不开一个重要的关键词——反垄断

从欧盟对谷歌的天价反垄断罚款到美国国会的多次听证调查,反垄断这阵风终于还是吹到了世界的东方。

随着国家市场监督局对阿里、阅文、丰巢罚款的落地,中国互联网又将面临一个全新的变量,这一变量将如何影响行业格局和走向将在很大程度上传导行业里的每一个人。

在2020之前,这个行业对“反垄断”这个词相当陌生,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互联网对全社会运作的渗透率在当时还不高,另一方面作为国内高歌猛进的朝阳产业,它本身是中国梦的一部分。

然而,事情正在悄然起变化。

一方面,海外互联网反垄断的呼声愈演愈烈,另一方面,垄断和创新、市场活力之间的关系也的确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

曾经屠龙少年正在长出龙鳞。

无论如何,中国互联网的每一个参与主体都需要适应和接受新的监管时代。

11

今年的IPO中,最火热的并非互联网行业,而是消费升级,名创优品、泡泡玛特、完美日记喜茶.....

所以我今年一直呼吁,互联网的技术同学和产品同学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新消费品牌企业,与其在严重内卷的互联网行业打消耗战,不如纵身一跃,用在互联网996、007的修炼投入到新的战场中去。

在资本青睐新故事的大背景下,讲不出新故事的纯互联网已经很难继续画饼了。

我们需要突破!

12

有人会问——“卫夕,故事是没有新故事,但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在股票在今年基本都涨了呢?”

没错,和行业内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股市的高歌猛进。

是啊,为什么呢?

看一看下面这张图,或许可以给我们答案——

美国今年印钱的速度,是滴,全世界都在印钱,钱总要去一个地方,这就是答案。

13

十年前的2010年,中国互联网上演了一场及其惨烈的3Q大战,当战争结束,PC互联网时代也结束了。

十年后的今天,移动互联网也走到了一个存量竞争的十字路,它在呼唤一个有新故事的时代。

毕竟,内卷不应该成为这个行业长久的主题。

2020,互联网来到VUCA时代,VUCA是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四个词的缩写。

无论你是否承认,互联网已将一切加速了,岁月不再静好,而这个行业里的我们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14

2020年终于要过去了,在这魔幻的一年里——蛋壳倒闭了,优胜教育跑路了,快手不再谈日活数据了,蚂蚁上市暂停了,马云被约谈了,林奇被投毒了,辛巴被打假了,抖音直播断了淘宝的外链,外卖员依然困在系统里........

2020年,中国互联网没有新故事。

2021年,中国互联网呼唤新周期。

作者简介:卫夕,资深广告产品经理,科技专栏作者,致力于剖析互联网及商业化的基本逻辑、思路及技巧。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